<span id="lnl3j"></span>
<strike id="lnl3j"><i id="lnl3j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lnl3j"></strike><del id="lnl3j"><i id="lnl3j"></i></del>
<span id="lnl3j"></span>
<strike id="lnl3j"></strike>
<ruby id="lnl3j"></ruby><strike id="lnl3j"></strike>
<strike id="lnl3j"><i id="lnl3j"><cite id="lnl3j"></cite></i></strike>
<ruby id="lnl3j"></ruby> <strike id="lnl3j"></strike><strike id="lnl3j"></strike><strike id="lnl3j"><i id="lnl3j"><cite id="lnl3j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lnl3j"><i id="lnl3j"><del id="lnl3j"></del></i></span><span id="lnl3j"></span>
<strike id="lnl3j"><i id="lnl3j"></i></strike><strike id="lnl3j"><dl id="lnl3j"></dl></strike>

從淘寶辭職創業,女孩黃寧寧如何讓“廢瓶子”變為“潮牌”

撰文 ▏浮琪琪
編輯 ▏肖泊  
文章轉自微信公眾號:社會創新家( social_innovator )
 
創業三年來,作為公司CEO,黃寧寧將“好瓶”打造成了一個“有亮點”的潮牌——所有印上“好瓶”logo的產品都是用廢棄塑料瓶制成的。
 
3個瓶子可做一個抽繩包,12個瓶子就是一件T恤,24個瓶子能產出一個背包……至今,“好瓶”回收利用了59萬只廢棄塑料瓶,相當于節省23噸石油資源,減少23噸二氧化碳排放。
 
難降解的污染性廢物變為年輕人喜歡的穿戴,既環保又可創造商業利潤,黃寧寧視之為一種社會創新。黃寧寧告訴《社會創新家》,她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:“做社會創新的目的就是讓‘社會創新’這件事消失,不小眾不獨特,使良善的商業變成普遍存在的大多數。”
 
黃寧寧身穿“好瓶”產品
 
1
幾千萬用戶看什么由她掌控
 
黃寧寧在華中科技大學讀了四年新聞專業,從大一開始在報社、電視臺實習,夢想成為一名戰地記者。2011年大學畢業,她沒能留在媒體,卻陰差陽錯拿到了阿里巴巴的錄用通知,加入淘寶網做客戶端運營,成為一名上班族。
 
黃寧寧是個工作狂,每天到公司先登錄電腦盯電商數據,接著開會,中午簡單吃個飯,下午接著處理郵件和項目。一年有1/3時間是晚10點后下班。“雙11”期間,每天工作到凌晨一兩點是常態。 
 
趕上移動電商大爆發的幾年,黃寧寧的職務工作決定整個平臺用戶可以看到哪些內容。在她面前,用戶只是跳動的數據,1000萬、2000萬、8000萬……這時常讓她有一種虛幻感,她開始考慮去做一件更有價值感的事情。
 
工作的第五年,公司戰略調整,黃寧寧所在團隊被解散,她內部轉崗。一年后,黃寧寧提出了辭職。上司很吃驚,許諾給她三個月假期隨便玩,工作可以保留。“等我玩兒三個月回來,說不定你都不在了。”黃寧寧回答。“果然后面很快上司也換位置了。”
 
給媽媽打了個電話,用20分鐘說服了家人,黃寧寧動身去旅行。 
 
在美洲走走停停,加州一所語言學校里,黃寧寧結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,每天都在和不同文化發生觀念碰撞。學校寫作課的老師是一位有趣的作家,他在觀念保守的賓夕法尼亞州長大,后來鼓起勇氣離開,在外旅居9年,邊走邊寫作。如今作家和日本妻子生活在加州,每天讀書寫作,作品登上了暢銷榜,周末凌晨3點起床爬山,去海邊看日出,與自己相處十幾個小時。
 
令作家感到遺憾的是,一直想逃離的親姐姐和好友,終其一生都沒能走出去,其中一個深陷家暴困境,另一個因為酗酒從樓梯上摔下致死。“他一直在感慨,不要喪失開始新生活的能力,這點對我影響很大。”黃寧寧說。
 
離開美國后,黃寧寧接著去了墨西哥、古巴,每天生活都是新奇的。“有個車站掃地的人,被‘鎖’在了古巴,一直在等一張船票去美國和家人團聚;一個從朝鮮嫁到古巴的信奉天主教的大姐,邀請我去她的教堂唱圣歌給我聽;教堂里的男孩和我分享自己上網看美劇學英語……”
 
見識了世界的寬闊,也經歷了誤機、被搶劫的驚險,跟各個國家、各種膚色但都和自己一樣迷茫的陌生人相遇,黃寧寧忽然生出一種無根漂浮的流浪感,于是終結旅行飛回了國。  
 
2
入局與破局
 
國外旅行讓黃寧寧有了開啟新生活的勇氣,也讓她在親近自然后開始關注環保議題。2017年,在給國內社會創新平臺BottleDream做志愿服務時,她發現了“好瓶”項目,隨后一個人把這個項目接了下來。
 
黃寧寧只是想做一件有價值感的事情,然而,她沒料到實體創業有太多想不到的“坑”。
 
供應鏈是任何實體經濟共同的難題。“好瓶”的供應鏈更復雜,環保服飾用的不是一般原材料,必須是用塑料瓶拉絲制成的環保紗線。在國內,市場不成熟,黃寧寧幾經周折,終于找到幾家為國外品牌供貨的環保原材料的工廠,“國內還沒有人用這種新材料來打開市場。”
 
與工廠談合作時,因為毫無經驗,黃寧寧一出手就訂了1噸環保紗線面料。后來她才知道并不是一定要1噸起訂,“想做多少衣服扯多少面料都可以”。這1噸面料花了她將近10萬塊,至今還沒有用完。
 
黃寧寧經人介紹找到一家制衣廠做T恤,因為自己外行,問題接連不斷,不是logo印歪了,就是顏色調不準。最讓她崩潰的是,因為廠家忘記檢查機器,一個壞針頭導致織出來的布上面都是洞,“一個連著一個,兩個破洞之間能用的部分都不夠做一件成人T恤 。”
 
黃寧寧被氣得夠嗆,“為了減少浪費,破洞與破洞之間的布料大小夠做兒童T恤,我就把它用在上海徐匯一個兒童繪畫項目上。 ”
 
布料問題剛解決,T恤包裝袋也出了印刷問題,最后只得改用牛皮紙包裝。“一個不專業的供應鏈,沒有一個地方不出問題。”黃寧寧不得不飛去工廠,到流水線親自盯產品。
 
2017年,“好瓶”推出T恤和抽繩包兩個基礎產品。剛一面市,黃寧寧立馬體會到“行業入局者”究竟意味著什么。
 
首先,“解釋成本”高到出乎預料。“好瓶”的“亮點”正是客戶所擔心的。塑料瓶做成的衣服會不會對人體有害?這個問題,黃寧寧不記得回答了多少次。大家擔憂這種“黑科技”不為人知的另一面。
 
“算不上黑科技,歐美運用這種再生聚酯纖維已經駕輕就熟了。”為打消公眾顧慮,黃寧寧帶頭穿上“好瓶”T恤,在不同場合一遍一遍做科普。
“行業入局者”還意味著“被知道”很困難。“好瓶”初期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為人所知。做新聞傳播出身,黃寧寧成了“好瓶”的代言人,她琢磨著怎么把“好瓶”從幕后推向臺前。
 
一次偶然機會,她看到國外一個環保創意行為。一個人往周身透明的口袋里填充每天產生的生活垃圾 ,穿著垃圾散發著臭味上街、坐地鐵,以此來讓公眾關注環保。黃寧寧一激靈,馬上找來美院學生幫忙縫制了幾件特殊的“戰袍”。在原有“好瓶”T恤基礎上,增添了許多網袋,人們可以隨手將垃圾揣進兜里帶走。
 
她又關注到近五年來中國馬拉松賽事場次增長近10倍,然而每場馬拉松產生的垃圾量卻被人忽視了。黃寧寧做過調查,一場城市馬拉松里,每個運動員平均將消耗10瓶水,每年馬拉松賽事將生產超過1億個塑料瓶,占地面積相當于630個足球場。一個塑料瓶平均只使用20秒,自然降解卻需要500年。
 
通過朋友介紹,“好瓶”與一個馬拉松賽事主辦方開始合作,聯合推出“美好行動”。賽事選手身披裝垃圾的“戰袍”,一邊跑步一邊撿瓶子。在比賽現場,撿來的瓶子可以換取一個“好瓶”抽繩包,還吸引了不少看比賽的觀眾跑回家拿瓶子。
 
內蒙古、貴州、雄安、上海、舟山……半年時間,黃寧寧跟著馬拉松主辦方一起做了7場環保馬拉松賽事,現場的“好瓶”活動引來一些媒體關注報道。 
 
身披“好瓶”戰袍跑馬拉松
 
3
用產品撬動社會力量
 
被媒體報道后,越來越多人注意到“好瓶”。黃寧寧接到老東家發來的“淘寶造物節”參會邀請,到現場做了一場主舞臺演講。“經過淘寶引流,800萬人在線在觀看,3萬個用戶關注了我們店鋪。”黃寧寧說。
 
機會越來越多,此后黃寧寧又被邀請去中國美院、宜家、單向街書店、可口可樂內部做分享,還登上了年輕人喜歡的《快樂大本營》。與曝光相連接的是主動找上門的合作機會。 
 
“好瓶”受邀參加淘寶造物節
 
黃寧寧在活動上分享
 
壹基金和可口可樂找到“好瓶”,聯合推出了一款新產品——“24包”,即用24個回收瓶制作的背包。每個背包融合了可口可樂的瓶子和壹基金的救災帳篷。在每個背包內側,有一塊小房子形狀的布料,這種布料來自雅安地震救災帳篷的一角。小房子上寫著“我曾服役”,標注有日期、地點。每賣出一個“24個包”,收入一部分將被用作向災區捐贈1頂帳篷。“24包”樣式新潮,公益向善的故事引發市場關注,來自可口可樂和壹基金的大量采購,讓“好瓶”做出了第一個爆款。
 
這次合作為“好瓶”帶來許多機會,美團、嫣然天使基金、花旗銀行、上海國際馬拉松賽、蘇州設計周等都找過來合作。“好瓶”的營收得以保證,公司也從黃寧寧一個人到最多時有5名全職員工。 
 
“好瓶”團隊
 
2019年,國內大力推行垃圾分類,這為“好瓶”帶來更多關注,也帶來了跟500強企業合作的機會。黃寧寧卻并不安心,她心里很清楚這些企業為什么來找“好瓶”。“我們像一個廣告公司,提供一種marketing的價值。”不過在現實層面,接企業定制,確實保障了公司營收,甚至日子過得還算舒服。
 
“維持生存之后,我們要繼續過這種舒服的日子嗎?”黃寧寧有點迷茫,不知道該如何定義“好瓶”的位置,“廣告公司?做產品的?公益機構?社會企業?我們到底是什么?”迷茫的不止黃婷婷一個人,期間也有同事陸續離開。
 
2019年下半年以來,黃寧寧下定決心,開始謀求“好瓶”轉型,從面向企業到面向大眾消費者。“做年輕人喜歡的潮牌,做出好的產品,影響更多人,撬動社會力量助力環保,這比不停接單給人家做營銷層面的事要更可持續。”黃寧寧對《社會創新家》說。
 
創業以來,黃寧寧很少給自己放節假日。產品之外,財務、法務、稅務、行政、供應鏈、銷售、宣傳、品牌、設計……黃寧寧要操心的事一點都不少,期間她還生過一次病。每次動搖的時候,她給自己“打雞血”,重新振作起來。
 
她形容自己工作上的性格有點像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,強勢的完美主義者,對人對己要求很高。從不輕易崩潰,更不會向媒體賣慘。黃寧寧找來一起共事的小伙伴,都是自我高要求的直性子,圍繞產品,幾個人在公司吵架也是常態。
 
黃寧寧偶爾會見一些投資人,她想要尋求的不是“等米下鍋”,而是為“好瓶”聚集更優質的資源。她現在時常處于一種每天都是未知、每天都在成長的冒險和興奮當中。意義感和快樂驅動她一點點走向最初的夢想,“希望我們生活的環境像個樣,希望大家都能活得像個樣。”  END
(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)
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播放_韩国专区福利一区二区_高清日韩av在线影